活动

扬·明葛:一切漂浮在空中,而我们感到眩晕

Yann Mingard: Everything Is up in theAir, 

Thus Our Vertigo

策展人:杰霍姆·索塔克(Jérôme Sother)、

弗朗索·萨瓦尔(François Cheval)


展期:2018.12.1 - 2019.3.18


瑞士摄影师扬·明葛曾凭借作品《储存》获得2014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新摄影”年度大奖。

© Yann Mingard 


瑞士摄影师扬·明葛的最新作品系列《一切漂浮在空中,而我们感到眩晕(Everything is up in the air, thus our vertigo)》为现代生态环境的转变提供了一个同时兼具主观角度与客观记录的解读。现代人类可以说正在经历着人类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而科学家们则把这一时期的转变归结为人类发展进程以来一直希望超越自然的结果。这个新时代的挑战虽然基于客观的物理现象,但同时也归咎于人类在面对即将到来的灾难时一种接近于否认现实的惰性。


直到20世纪中叶,艺术家们一直得以幸运地沉醉在完美的自然风光之中。即使扬·明葛的作品充斥着道德和政治议题,但从作品中我们也不难看到大自然力量的雄伟、美丽和庄严。画面中的色彩仿佛在向我们传递着地球在转动过程中发出的隆隆声。罗兰·巴特曾经认为风景照片的吸引力在于它能让观众把自己投射进画面之中,想象着在里面的生活——当然这并不包括已经受到人为破坏的风景。以往曾经受到众多摄影师和亚洲游客无限向往的阿尔卑斯山景观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扬·明葛把我们带到明信片的另外一边,走向深处探索土石坍塌、被连根拔起的树木和汹涌的熔岩流。作品中的风景处于抽象的边缘,没有任何地平线可以抚慰我们的心情。就像处于一个令人不安的预言中,扬·明葛有时向我们展示天空的画面,有时则展示其他地理物质,如岩石、泥浆等,但他很少将两者放在一起——好像它们之间彼此厌恶,发誓不再互相接触一般。画面中的地球像经历了一场并没有主角的战争,留下了被撕裂和卷曲的伤疤。就像难以被看见的细小粒子和放射性辐射一样,人类只是以细小且奇怪有如傀儡的形式出现,仿佛在寻找被冰封在永冻层中的核弹头。1678年,早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前,瑞士一个叫费奇的小村庄的居民曾经写信给教皇,请他作为代表向上帝祈祷,阻挡日益扩大的阿列克谢冰川,以拯救他们的村庄。出乎意料的是,今天村民们纷纷恳求教皇改变当日的祈祷,以停止这个欧洲最大冰川的无情融化。在画面以外,人类的足迹完全覆盖了这一切犯罪行为。人类被对舒适的渴望和对科技作为最终救世主的无限信心所蒙蔽,继续勇往直前。在艺术家仔细研究的冰芯中,我们能够分辨出几千年来的气候变化。被困在冰里的气泡就像一个个历史胶囊一样,纷纷向我们揭示时间的秘密。这一次,动物不再直接被艺术家于画面中呈现。随着多样性受到破坏,这些动物看起来更像是一种介于不可思议的未来和遥远过去之间的幻想,促使一些科学家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想通过从冰块中发现的DNA来复活科幻小说中才能看到的猛犸动物。巨大的厚皮类动物将再次漫游在苔原上,而它们的出现将弥补温室气体的排放,这是人类历史与地球历史之间的一个约定。










All Images 所有图片

© Yann Mingard / Courtesy of the artist

版权所有 © 扬·明葛 / 图片承蒙艺术家惠允



关于艺术家

瑞士摄影师扬明葛出生于1973年,在尼加拉瓜从事人道主义工作数年后,在沃韦高等美术学院学习摄影,正式开始了他的摄影生涯。


他从前曾接受过专业的园艺培训,在过去十年里,扬明葛主要从事长期项目,探索人类在与大自然和建筑环境互动过程中所代表的现代身份。


“储存”是扬明葛花了四年多的时间创作的最新作品,这个项目记录了我们人类收集和储存生物样本以及电子数据的方式。该项目在2014年以摄影书的方式出版,其后曾在二十多个机构和摄影节中展出,其中包括瑞士温特图尔摄影博物馆、德国埃森弗柯望博物馆、安特卫普摄影博物馆、法国刚贡艺术中心、波兰克拉科夫摄影节、中国连州国际摄影节、德国昆斯特韦林·汉诺威和曼海姆摄影节等等。


扬明葛曾在中亚多个地区工作,并完成了图瓦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石油工业的项目。除了在欧洲和美国展出外,他的作品还在全球多个重要杂志和报纸上发表。



鸣谢 Special Acknowledgement



瑞士文化基金会上海办公室

Prohelvetia Shangh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