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连州摄影博物馆夏季展于2018年7月28日开幕,连州市委宣传部长谭丽女士、策展人及博物馆联合馆长段煜婷与弗朗索·萨瓦尔(François Cheval)、参展艺术家黎朗、唐景锋(香港)、柯特妮·罗伊(法国)、阿里·赞加利(伊朗)、董冰峰,以及来自省内外的摄影艺术界嘉宾参加了开幕式。


本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分别是中国艺术家黎朗、唐景锋、法国艺术家柯特妮·罗伊、伊朗艺术家阿里·赞加利。此次夏季展将呈现他们的新作,以及一个具有特别意义的项目“连州计划”。展览由照片、幻灯、装置、声音、录像等不同媒介组合而成,将带领观者穿梭于视觉与听觉、虚构与真实之间。作为个体的艺术家在日常空间和历史影像中进行身份的探索,试图寻找与现实对话的可能性,在充斥着隐喻的影像中,身体和空间化为了具有全新可能性的所指。


香港艺术家唐景锋于本月斩获阿尔勒摄影节“专家见面会”大奖后,这次为连州带来了关于家庭历史,移民与文化身份的另一件重要作品《女皇、主席与我》。当观众进入二楼主展厅便被左上方醒目的半开放式现代中式茶席装置吸引,这是一个可以真实的走入其中空间,之所以真实是因为这个茶席构建在博物馆展览空间中,而到访者可以饮茶、阅读唐景锋的书,并且分享各自的家庭故事。

不同的文化中成长的他,在此实施了一次对家庭历史的追溯,以了解两位在世界史上具有极大影响力的人物如何影响了他的家。通过平等地展示新照片、来自两边家庭的老照片和文字,他将对家族往事的追忆与香港的历史重新联系起来,用柔性的眼光看待一个家族从大陆迁移到香港而后至英国的过程中发生的政治和社会事件。



著名摄影艺术家黎朗的新作《一九七四》以三百九十张幻灯片循环播放和回忆发生在一九七四年的四件事情的画外音,以及对一九七四年大事记的梳理和直接在墙上对记忆文本的书写构成。

在带有中国七十年代室内公共空间特色的深绿色墙裙的展览空间中,通过画外音和幻灯机投影家庭纪念照片的方式重构了对记忆元年的想象。照片、声音和空间不仅是过去的痕迹和回忆,在这如剧场般的幽暗空间中,它们寻找着与现实对话的可能性。所有的这一切并不是要求观者接受它对历史的叙述,而是想和观者一起成为对过往历史的探索者。



以摆拍和探索性别身份见长的女艺术家柯特妮·罗伊在美国新奥尔良州拍摄的《自斟自饮》项目在某种程度上包含了以下所述:我们所见的图像有何意图?是否是一次浅显的扮演,一个诡计,或一场精心呈现的演出,以揭示摄影与虚构之间的关系?是一部研究孤独和酒精依赖症的图像论文?或仅仅是试图将灾难性行为与可能导致的后果相关联?这是一个如磐石般坚定的系列:每一幅图像都指向全部,亦可被视为一枚碎片。虚构的化身主导着叙事,世界独特而统一,被刻板印象统治。柯特妮·罗伊同时担任了摄影师、演员和导演的身份,摆布自己的身体使其变化,而背景荒凉平庸,总有坏事发生。



来自伊朗的艺术家阿里·赞加尼《祈祷和摔跤》,作品截取至伊朗革命前的电视节目胶卷,在打破了叙事顺序的同时,排除了影像意义中的时长与动态,被孤立在每一帧的图像则简化为符号。倾斜,俯伏,一系列的动作犹如祈祷或恳求,每一幅作品都表达了传统规则中对行为规范的精确性和仪式感的敬意。常规的身体语言在此服从着无形的秘则,含义却并不深奥难解。



另一个具有特别意义的项目是2005年连州摄影年展最初的驻地项目—“连州计划”。 2005年,在连州摄影节创立之初,面对连州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南方小城,摄影节邀请了黎朗、董冰峰、那颖禹三个艺术家驻地连州工作生活,各自用田野调查方式展开创作。其中《四人冲》是黎朗和董冰峰的合作项目,分别用摄影和 DV 拍摄,对同一个主体“四人冲”、一个也许是广东省境内最小单位的自然村落进行调研创作。那颖禹所创作的《遗忘记》则是于连州市星子镇,瑶安乡及三水乡完成的狂欢式私人化影像。“连州计划”将重现这些最初的驻地项目成果,对于一个初开馆的摄影博物馆,早期项目尤为珍贵,它提醒我们今天关于连州的摄影年展和摄影博物馆,一切皆有源头,也皆为积累。 


开幕期间艺术家黎朗,唐景锋,柯特妮·罗伊,阿里·赞加利在展览现场为观众进行了导览,为大家解读了各自的艺术作品。



同时博物馆邀请了现中国美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研究员董冰峰围绕“从放映到展示:1988年以来的中国影像艺术与策展实践”进行的学术讲座。讲座由1990年代中后期开始活跃的“录像艺术”(Video Art),及被学科化了的“新媒体艺术”(New Media Art),后在2000年前后中国当代艺术生态进入人们视野,逐渐成为具有包容性和“当代性”的一种影像实践的艺术形式与主题展览,展开了围绕三个主要部分概念与研究、展览与机构以及档案与行动的丰富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