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海利·莫里斯·卡菲罗:看得见的女人


策展人:弗朗索·萨瓦尔



阿道夫·凯特勒并不是一个大众熟悉的名字。然而这位比利时天文学家所作的某项统计分析研究却为后世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在1832年,这位学者将研究方向从星星转移到了人类的体重上,他向比利时科学院提交了一篇关于“不同年龄阶段体重”的论文,首次对体重进行了定量分析。当时身体的指标测量已经开始在工厂和军队中推行,而他们从此有了一个更方便的工具:凯特勒指数,也就是后来的身体质量指数(BMI)。凯特勒对平均值的概念十分痴迷,提出了一套“正常人”的体重参考模型。从那以后,“正常化”成为了西方社会推崇的标准,并试图将这些标准强加到每一个个体的身上。身体从此成为了道德上可测量的物件,为旁观者评价的权威提供了基础。


尽管医生、营养学家、营养师和心理学家可以根据BMI指数结果进行治疗,但我们必须像海利·莫里斯·卡菲罗一样提出疑问:在这样的正常化背后隐藏着什么?答案其实是恐怖主义式的抽象式统计和基于价值观的评判系统。对他人注视的恐惧。在他人和海利之间,注视是拒绝的一种表达。我们存在于他人的注视和评判之中,而她的身体凝聚着当代社会的所有焦虑——这一事实她本人也非常清楚。




海利·莫里斯·卡菲罗是一名前厌食症患者,体重指数很高,因此她常常被嘲笑和仇恨言论所包围。她对这些言论进行收集。从时代广场到巴黎,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对品味的标准明确,却摇摆在厌恶和迷恋之间。普遍的共识要求海利·莫里斯·卡菲罗去迎合公认的审美标准,而她不墨守陈规的身体却吸引并最终成为了羞耻感,作为概念、主体和反抗象征的三者合一的结晶。她的工作方法使她只能在事件的发生后才发现那些充满敌意的判断与行动。“等待观察者们”项目迫使我们面对自身对节制的痴迷和对人们互相排斥的容忍度。在社交媒体上对海利·莫里斯·卡菲罗的攻击已经爆发,但她却毫不在乎,在“霸凌讲坛”项目中直面网络霸凌,戏弄着对她的敌意。她模仿她的诽谤者们,向世界炫耀那些对她的侮辱,以图将仇恨扭转。


海利·莫里斯·卡菲罗的作品如今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得到了认可。我们应该对她极具尊严却轻盈的表达方式表示肯定。她对自身的反思并不是一种自我拒绝,相反是对个体、社会和艺术立场的确立。







All Images 

© Haley Morris-Cafier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所有图片

版权所有 © 海利·莫里斯·卡菲罗

图片承蒙艺术家惠允



关于艺术家


海利·莫里斯·卡菲罗出生于亚特兰大,毕业于北佛罗里达大学,并于1999年获得摄影学士学位和陶瓷艺术学士学位。她于2014年获得Prix Pictet提名,2016年入围富布赖特奖学金计划终选名单,并在亚利桑那大学艺术学院取得艺术硕士学位。玛然特基金会于2015年出版了她的摄影书《观看者们》,Fall Line Press出版社于今年早些时候出版了她的第二本摄影书《霸凌讲坛》。莫里斯-卡菲罗目前是阿尔斯特大学贝尔法斯特艺术学院的摄影系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