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黎朗


在第一届连州国际摄影节,黎朗,董冰峰和组委会一起讨论,考虑着做一些关于连州当地的影像作品,于是就有了《四人冲》。“四人冲是个地名,广东北部非常偏僻的小村,只有一对夫妇生活在这个图像中能见到的房子里。传说这个地方的人数不能超过4人。他的创作是从早上到晚上,以每隔十分钟的时间拍摄1 张,一共有80张图像。然后以幻灯机的方式重复播放。播放时,每3秒钟,观众能听到一种非常枯燥的声音来辅助观者的审美体验(幻灯切片的声音)。这种形式处于摄影图片与记录影片之间的一种中间地带的记录方式。


《四人冲》是黎朗和董冰峰的合作艺术项目。黎朗用摄影方式、董冰峰用DV方式,他们同时在一个主体上进行自己部分的作品完成。


《四人冲》力图揭示的具体现实本身(社会学的)与其作品(装置)的概念本身几乎构成了一种巨大的矛盾。在常规的每隔十分钟的摄影记录被固定的曝光指数粗暴的打断和干预,作品从而向运动影像的美学语境靠拢,而非传统的实证主义摄影的严格标准,同一场景被无情的复制几十遍后,分离出无数的瞬间的景象,同一形象的不同细部开始发生变化,形象接连而至,构成了不可逆转的意见陈述,同时打破了影像(摄影)即永恒的观念。(董冰峰)如董冰峰所说的运动影像美学,《四人冲》作品里有一个现实与技术并行的事实线索即是:静止(照片定格)——“(幻灯的方式将断裂的时间连续起来,找到一种断断续续的物质状态来呈现)——运动(DV记录)。 并且作品的展示呈现方式:在同一时间叙述同一现实,同时将一个事实的三种物理状态呈现出来:(1)静止、(2)静-动、(3)运动。其间,黎朗的摄影部分是完成第一种,他的摄影-幻灯装置部分是完成第二种,董冰峰的DV部分是完成第三种。这里边比较突出的是在黎朗的摄影-幻灯装置部分,因为幻灯机使用本身就有的换片声音,在呈现-的过程中,这声音又成为作品的一种自然而然的有利补充,不断的打搅观者的心理感受,将其观众心理适应程度从仿佛进入运动感受推回到摄影一隅。


《四人冲》的特别之处,无非是在展示期间,与观者发生的那种同时产生3种刺激方式,并不断在人的心理直觉与视觉感受之间跳换,或者也可理解是它们同时都在场。这种模糊难辩的感受,将思考的事实与力度变得统一又不断分裂、明晰而又不断复杂化。



©️那颖禹  遗忘记/录像/标准DV/PAL制式/3448/彩色/有声/720×576像素/2005



作为《中国口头文学随机梳理》系列录像作品的第二部,《遗忘纪》在2005年8月于广东省连州市星子镇,瑶安乡及三水乡完成。

它将是一系列以口头文学为叙述主体的"结构"文本,当地枝蔓丛生的其他非物质遗产如:舞蹈、游戏、神话、宗教礼仪、风俗、手工艺、建筑、计算等,作为客体或观者出现,这些枝枝蔓蔓时时不分主客,或者在模糊主体瞬间,自我模糊,迅速将叙述拉回主体;或者一路下去,不管不顾,占山为王,反客为主。

最终成片是一系列着迷主观,强调结构,克制叙述夹以不可自控的瞬间狂欢的私人化录像。